李世民是如何管理大唐盛世的?管理者都應該學學

2017/6/2 9:26:43來源:X職場熱度:10501

唐太宗是中華曆史上最具有謀略的皇帝之一,他和他的下屬們一同開創了大唐盛世。如果說唐王朝是一個大型集團,那李世民無疑就是最具魄力的CEO,他的治國之道充分體現了他的領導藝術和管理才華。而這,正是當今管理者們應該學習的。  

李世民是如何管理大唐盛世的?管理者都應該學學

李世民能夠開創貞觀之治,離不開他高超的管理藝術。下面,我們來看看他的管理才華。  

一、用人之道——任賢使能  

1.用人唯才,知人善任,不問文憑不問出身  

在李世民重用的人才中,既有敵對集團的張玄素、秦叔寶、程咬金、尉遲敬德,又有隋朝舊臣立綱、李淵心腹裴寂,還有妻舅長孫無忌(用人不避親),更有曾經的大仇人魏征。  

這種胸懷非常值得現代企業的CEO們借鑒。  

2.用人之長,避人之短  

李世民曾說:“我成功的原因只有五條:……第二,一個人做事,不能樣樣都會,我用人總是用他的長處,避免用他的短處”。  

沒有人能夠十全十美,如果盯著別人的缺點不放,你就會以偏概全,甚至把人看的一無是處。尤其應該記住:具有一定才能的人,同時都有一定的個性。  

3.善于平衡新老員工之間的關系  

有一次,李世民把房玄齡和魏征叫到一起問:“創業和守成,哪個難?”房玄齡說:“建國之初,與各路英雄一起角逐爭鬥而後使他們臣服,還是創業難。”魏征說:“從古到今的帝王,沒有一個不是從非常艱難的處境中取得天下,但又在安逸中失去了天下,所以守成難。”  

李世民說:“玄齡與我共同打下江山,出生入死,所以更能體會到創業的艱難。魏征與我共同安定天下,時常擔心富貴而導致驕奢,由于忘乎所以而産生禍亂,所以懂得守成的難度。然而創業的艱難,已經成爲過去的往事,而守成的艱難,卻正是我與諸位要一起慎重對待的。”兩個人都心悅誠服地認同了對方的價值。  

在企業裏,創業元老與職業經理人之間的關系比較微妙,創業元老喜歡擺老資格,職業經理人認爲需要看能力,如果辯論誰對誰錯誰是誰非,那將是一頭糨糊。關鍵看處在更高位置的CEO或董事長如何處理這種微妙的關系,若最高領導者有大公無私的心態,用足夠高的政治手腕,可以化解大部分創業元老和職業經理人之間的矛盾。  

二、摒棄前嫌,屈己納谏  

有一次,太宗問魏征:“人主何爲而明,何爲而暗?”魏征回答說:“兼聽則明,偏聽則暗。”于是李世民廣開言路,虛心納谏,有時甚至委屈自己。他善于培養上谏的氣氛,把大臣之間的互動交流,提升到“國家興旺,社稷安危”的高度來認識。  

“以銅爲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爲鏡,可以知興衰;以人爲鏡,可以明得失。”李世民之所以誠信納谏,是由于他親自參加了隋末農民戰爭,親眼看見了隋朝的滅亡,因此,他經常以隋亡爲鑒,與群臣論治,清醒地認識到“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以隋炀帝爲鏡子,隋炀帝因爲護短拒谏,偏信虞世基,農民起義風起雲湧,陷沒郡縣時,虞世基仍報喜不報憂,隋炀帝還什麽都不知道,下情無法上達,所以落得個國破身亡。  

屈己納谏,強調的是領導者的個人修養、處事態度以及避免領導人一言堂的決心;需要的是領導者海一樣的胸懷,不只聽喜、更敢聽憂,不只需要贊成,更需要反對!  

三、合並機構,精簡官員,提高效率  

“官在得人,不在員多”,“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貞觀初年,唐太宗命宰相房玄齡精簡中央機構,文武官員由二千多人減至六百四十三人。同時針對因州縣設置劇增而造成的百姓少、官吏多的狀況,對地方行政機構“大加並省”,裁並了許多州縣。後來又依山河形勢,把全國劃分爲十道,共設三百余州,一千五百余縣。爲了長期貫徹精簡官僚機構的方針,唐太宗將簡政省官作爲一項制度固定下來。  

唐太宗李世民采取一系列措施簡政省官,精簡了機構,整饬了吏治,大大提高了國家各級機構的效能。同時減少了國家對冗官余吏不必要的開支,相應地減輕了人民負擔。  

現在的不少企業,每次增效減員,都會首先對著基層員工下手,殊不知,真正影響效率和成本的卻是龐大的職能機構。  

四、管理在疏不在堵  

當李世民提議修建通往西域的道路時,曾經遭到了反對,大臣們認爲,正是那些險山要嶺阻礙著突厥們的挑釁和進攻,它相當于朝廷的十萬精兵。于是李世民解釋到:秦始皇修建了萬裏長城,但並沒有阻止秦朝的滅亡。我們修建這條大道,就是讓西域的各國臣民看到大唐的繁榮景象,國家安定,人民幸福,這樣才會真正收服他們的心。  

于是,李世民選擇了疏而不是堵,正是這種開放的政策,通過“絲綢之路”,溝通了亞歐,促進了唐朝經濟文化的繁榮,提高了唐朝在世界上的地位,使得長安成爲人人向往的地方。  

五、幫助下屬樹立權威  

立李治爲太子,本身就令其他皇子們和很多大臣將領不服,因此,尊重李治的意願,樹立太子的權威就顯得尤爲必要,只有這樣,才能把貞觀之治的良好局面繼續發揚光大。  

李世民以一個很小的過失下令將李勣[jì]谪貶,李治不解父親心意,上前勸阻,李世民卻不理睬。長孫無忌告訴李治這是皇帝在安排後事,谪貶李勣是爲了給李治一個將來能施恩于他的機會。  

安康想將李承乾的兒子李象接回,李世民擔心李治不高興,沒有同意。這個意思是告訴那些皇親國戚們,既然立李治爲太子,就要尊重他的意願。  

六、接班人的選擇與培養 

應該說,李世民是很重視皇位繼承人的選擇和培養的,盡管這個過程曆經曲折,但結局依然是令人滿意的。

李世民最初立長子李承乾爲太子,後來又偏愛第四子魏王李泰,由此助長了李泰的狂妄,李承乾由此産生了奪嗣之懼,企圖發動政變,沒有成功,被廢爲庶人。後來魏王李泰、吳王李恪又爲太子之位明爭暗鬥,加上以前齊王李祐的造反,李世民爲防止身後發生兄弟仇殺的悲劇,改立第九子晉王李治爲太子,即以後的唐高宗。  

爲什麽選擇李治爲太子?李世民也給了大臣們明確的回答:李治不結黨營私,這對于維護朝廷的和諧與團結至關重要。德才兼備,以德爲首,這是選擇繼承人的總體原則。  

接班人選好之後,李世民便開始了對李治的悉心調教和耐心培養,他不僅經常把李治帶在身邊,結合身邊的實事,隨時給予啓發教育。逝世前不久,更把親自撰寫的《帝範》一書賜給李治學習。這本書是李世民一生執政經驗的總結,其中既有治理天下的原則,也有處理重要問題的方針。  

免責聲明:凡注明稿件來源的內容均爲轉載稿或由企業用戶注冊發布,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轉載稿和圖片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聯系我們刪除,同時對于用戶評論等信息,本網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