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與偏見會帶來什麽後來呢?

2017/5/4 13:57:47來源:互聯網熱度:5569

影響我最深刻的好朋友珍古德博士(JaneGoodall),告訴過我在她的坦桑尼亞岡貝黑猩猩保護區發生的觸目驚心事件。有一次有遊客進入岡貝保護區,不幸的是有人帶進了小兒麻痹的病毒。  

盲目與偏見會帶來什麽後來呢?

這下黑猩猩死了不少,其中有只黑猩猩的抵抗力較強,病了幾天。居然複原。當它再出現在黑猩猩群的面前,它的同伴有沒有像平常一樣擁抱它?沒有,因爲它雖從小兒麻痹病毒中逃過來,但有後遺症,它後肢癱瘓,行動時用前面兩只腳使力,拖著後面兩只癱瘓無力的腳。其他的黑猩猩先是疑懼的躲開,然後有一只黑猩猩率先動手,上去打它。接著所有黑猩猩一擁而上,圍毆它,看來要把它活活打死。  

珍古德是個觀察者,不應該插手幹預黑猩猩的行爲。但她實在于心不忍,看不下去,便出來趕走黑猩猩們,救下那只滿身是傷的“它”。但救得了一時,救不了一世,“它”隔天還是被黑猩猩打死了。  

珍古德告訴我,黑猩猩一向以領袖馬首是瞻,但那天最先動手的黑猩猩並不是領袖,層級也不高,但當大家蜂擁而上,領袖也只有跟上去。你現在知道爲什麽團體裏面,喊打喊殺的笨蛋常常變成左右大局的要角了吧!  

這種集體的偏見,阻礙個人的創意事小,世界不差多一個笨蛋。最恐怖的是他會殘害消滅別人的創意。所謂不能容忍異己,標新立異,非我族類都要趕盡殺絕。  

中世紀在歐洲如被人指控是女巫,就非燒死在柱子上不可,連聖女貞德也逃不過。在美國麥卡錫主義壓制時,有“左傾”思想的好萊塢編劇、導演、演員都不能生存。  

集體的偏見可怕就在中間就算有人有疑問,但在集體的壓力下,也不敢說,也不敢想。而且集體偏見的形成,常常沒什麽道理,跟他們要反對的,還有和被害者也沒什麽關聯。  

人生感悟:偏見會讓人盲目,盲目當然是創意的天敵。問題是很多偏見未必來自個人的喜好或恐懼,而是來自集體的記憶或想像。

免責聲明:稿件文字來源于中國木業網新聞部原創,圖片由相關企業提供,如涉及版權問題,由該企業負責,並請版權方聯系本網,本網將及時予以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