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員工秘訣:放棄對抗性思維

2017/4/19 11:37:15來源:互聯網熱度:4309

心是一切的基礎,我們每天面對繁複的職場勞動,煩心煩體,有多少說不盡的抑郁?多少無處發泄的疲憊……其實我們都在過著一種亞健康的生活,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像推動巨石的大力神解西福斯,永遠沒有盡頭。  

管理員工秘訣:放棄對抗性思維

小職員勞勞碌碌,看不到希望;管理層疲于奔命,跳槽不斷,永遠找不到可以安心之地;而老板呢,沒有一個員工可以放心,無論威嚇或是哄騙,似乎員工總是與自己對著幹。看上去都是笑臉,事到臨頭,卻找不到一個忠誠的人。  

那麽員工到底該以什麽樣的心態來工作,老板又該以什麽樣的心態來看待員工?在兩個利益並不完全統一甚至敵對和沖突的階層之間到底有沒有共同架起的橋梁讓彼此能夠有最起碼的信任和溝通,使企業的目標至少暫時的讓一群人凝聚在一起,從而有可能使企業走的更遠?  

在一家完整意義的現代企業中,規則的制定已經是勞資雙方或者買賣雙方談判的結果。新勞動法的實施使企業雇員和所有者之間的較量被法律的形式約束在一個框架內,但是這並不意味著私下的心理沖突會降低,反而在某種程度上被激發。雖然大部分的沖突並不是完全以對抗的形式表現,但是工作效率的降低,卻能夠以數字的形式表現出來。  

就經濟學而言,一個基本的前提是人性是自私的。每個人都會給自己做出最好的選擇,即使這種選擇處于無知覺狀態。只要選擇了,基本是和人的自私性相吻合的。在選擇了一個機會或者工作以後,在有限的時間內,並非所有人都真的會自覺按照買賣雙方談判的價格來交付勞動。每個人都會偷懶、磨洋工、開小差、甚至作假,這是人的本性。老板在與不在,員工的表現絕對判若兩人,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這些磨洋工的人對于自己的事,比如有可能得到的利益,或者一旦這些人自己做了老板,哪怕是再小的老板,他就似乎從一個極端走到了另一個極端,他的思維和心態和他作雇員時那個老板的心態幾乎完全一致。  

我們不要指望依靠警察抓小偷的模式,通過高壓和監管,通過時間的管制決定員工的時間;也不要指望著透過獎賞和懲罰獲得忠誠。因爲獎賞可以比較,懲罰的程度也可以比較;一旦獲得更大的獎賞,小的獎賞將不再具有效力,一旦懲罰的程度有所衰減,懲罰的效果將不再具有恐懼的意義。國家、組織、政黨擁有的生殺大權尚且不足以引起所有人的恐懼,而作爲經濟組織的企業或者某種社會事業單位的員工最大的懲戒不外乎離職,在這個人權平等和人才流動的時代中,這種力量實在不足以起到任何的效果。  

我們生活在21世紀,但是人們的思維卻未必是21世紀的。基于常識,我們賴以生存的職場中老板和員工的關系似乎從來就沒有理順過,不管是外企還是國企;不管是三資還是民營;不管是生産型企業還是服務性事業,員工和雇主的心理抵觸從來就沒有結束過,反而在進一步的加劇。  

人本管理、人性化管理是兩個比較時髦的詞語。姑且不論企業主是否真正理解這些詞語的含義,至少在企業的管理章程中,這兩個詞語像流行感冒一樣的被濫用,反倒是那個木匠的公司倒是很老實的宣布:員工和企業之間永遠是雇主和雇員的關系。  

案例:德勝(蘇州)洋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勝公司)成立于1997年,是美國聯邦德勝公司(FEDERALTECSUN,INC.)在中國蘇州工業園區設立的全資子公司,它的前身是美國聯邦德勝公司在中國上海設立的代表處。經過數年的發展,德勝公司現已成爲擁有固定資産超過2億元的企業,中國蘇州總部占地約52.5畝;在昆山購地236畝建設“德勝昆山工業園”,作爲公司的工業生産基地。截至2005年12月31日,公司擁有員工com1260名。其中接受過輕型木結構住宅培訓的工程及技術人員830名;專業管理人員56名;輕型木結構專家4名;輕型木結構設計人員19名;高級工程師28人;博士生導師2名;獨立質量監督人員10名;全面質量服務神秘訪客6名;現場施工總監12名;資料員8名。  

2003年10月,經教育部門批准,由德勝公司捐資創辦的德勝—魯班(休甯)木工學校正式開學,首批學生于2005年06月畢業,並獲得匠士學位(中國首批)。中國政府相關領導及美國、加拿大和芬蘭等國駐華使領館官員參加了隆重的畢業典禮。  

2005年08月,由德勝公司捐資成立的、專門招收家境困難的農村學生的休甯德勝平民學校正式開學。凡進入該校的學生衣、食、住、行、學雜等費用一律全免。  

德勝公司始終不認爲職工是企業的主人,企業主和職工之間永遠是一種雇傭和被雇傭的關系,是一種健康文明的勞資關系,否則企業就應該放棄對員工的解聘權。  

員工和企業之間到底是什麽關系?交換的關系,至于是否是等價交換就很難說了,這也許是一個很難解決的問題。就哲學觀點來說,這對對立統一的階層構成了社會的萬象。對立不可怕,矛盾的相互依存、對立統一恰恰是社會前進的根本動力;可怕的是對抗,當對立轉化爲對抗,就意味著平衡被打破,一個失衡的經濟組織,就會以效率的降低開始,進而以企業生命的終結爲結束。 

誰都不想死,企業也是如此,死掉的企業會像人死亡一樣引發連串的反應。資本的增值不複存在,金錢會流向別的地方,員工也會流向別的地方。企業要想不死,平衡就不能打破,在對立階層的面前除了實際的利益之外,心理的平衡有著更爲複雜的動機和背景。  

正是由于金錢巨大的魔力,以及它對社會組織和個人決定性的影響,無數的人會選擇離開原有的單位或組織自己創業,雖然無數的人在這條道路上失敗了,但剩下不足20%的成功者依然會激勵著無數的人步其後塵。

免責聲明:稿件文字來源于中國木業網新聞部原創,圖片由相關企業提供,如涉及版權問題,由該企業負責,並請版權方聯系本網,本網將及時予以處理。